Maybe - 6 回到心深處

『欸,安宰孝。』
我拍拍你的肩,而你笑著把我擁進懷。
『嗯,朴賢汐。』
“手牽著就不會分開了。”這是你對我說的。
可是誰也沒有料到最後也是你生生的分開我們牽著的手。
『宰孝,別讓我倚賴你!』我會怕。
『別怕,待妳再長大一點,我們就逃吧!』
那年時光嫣緋,我們所謂的愛情還青澀著…

>>>>>
然後我用一個結扣著自己,放過你。
又用那條斷了的紅線聯繫別人的永遠。
別說我傻,我只是無法再愛而已…

──朴賢汐
>>>>>

「賢汐…」智皓隨著賢汐有一步沒一步的走著。
賢汐扶著小區的圍牆走著,她一直垂著頭踢著其實一點也不礙路的小石頭。
「賢汐…」智皓看著垂著頭的賢汐感到不安,他無法觀察她的表情、明瞭她的痛苦。
突然她停下了腳步,但卻沒有抬起頭。
「是不是身體又不舒服了?我背妳,好不好?」
說畢,他蹲在了她的跟前。
「智皓,別對我好。我變了,我不值得…」
賢汐躺在智皓的背上淡淡的說著。
智皓嘆了口氣,他知道,他有眼可見。
但是她可以不開口說破嗎…
彼此沉默著,房車在身邊飛馳而過。
忽然在前方停下。
有權的頭從車窗中探出,他笑著對沉默的倆人揮揮手示意他們上車。
在走到車旁的時候,智皓才把賢汐放下。
他拉開車門,賢汐卻只是站在那裡,沒有進入。
智皓看看車廂,看見了還臭著臉的朴經,又嘆了口氣。
「賢汐,我坐中間,這樣可以了吧?」
「嗯…」
朴經瞪瞪坐到自己身旁的智皓,然後賭氣的望向窗外。
「小氣!」賢汐低聲的說著朴經。
「哎喲!你們倆兄妹真的幼稚死了!回家去唸幼稚園!」禹智皓忍無可忍的說道。
「牙買加乞丐,我幼不幼稚,與你何干?!」倆兄妹同時說道。
在駕駛座的有權無語的大笑,結果被智皓不服氣的說了一頓。
街燈由純樸的白轉變為奢傭的黃。
朴經又開始沉默,看著那磚紅房子越漸接近,賢汐也安靜了。
車子停在了三年前同樣的位置,那次是離去,如今是歸來。
賢汐獨自下了車,深吸了口氣。
她敲敲朴經旁邊的車窗,朴經認命的走出車廂。
「朴賢汐,為何又要回來這裡?」
朴經有點生氣,明明逃脫回來,又為何要重蹈以往的覆轍…
「因為我回來有事做。」賢汐這樣的回答,朴經就只是安靜的點燃了一根香煙。
輕輕的腳步聲傳來,然後又停歇。
中年男子獨有的低沉聲音傳至他倆的耳邊「你們站在這,有什麼事嗎?」
「可不是我要回來,朴慶材總裁。」朴經冷淡的說著,眼尾也沒有看男子一眼。
朴慶材沒有說話,慢慢的向房子走去。
賢汐淡薄的說了一聲“爸爸”,便隨他走進房子。
「回來做什麼?不是跟妳說過這一件事不可失敗嗎…」
朴慶材的語氣冷淡得彷似眼前的人並不是他的親生女子一樣,但賢汐也就只是低著頭沒有任何的表情。
「爸,是他離開了房子。他如此對待我,我還需要與他結婚嗎?三年來,他都沒正眼看過我。」賢汐如此說道。
而他就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後說「那麼妳想怎樣?」
「毀掉孔氏,我會答應新的婚事。」她冷冷一笑。
「就這麼簡單?好,這可是妳說的。現在妳回房間去,我並不想再見到妳。」
朴慶材說畢,賢汐便向通往房間的樓梯走去。
她的口袋傳來一陣的震動,是智皓問她是否安好的訊息。
賢汐到達房間後,打開了窗戶。
「禹智皓,向上看!」賢汐用盡力氣的對站在原地的智皓他們叫道。
在他們往上看的時候,她就舉起了”我很好,你們回去吧”的紙張。
看著智皓他們安心的離去,賢汐才鬆了口氣。
她很痛,可她無法與別人訴說。
她打通了電話,並對對方說「阿燦,我回來了。」
在電話另一頭的孔燦植對賢汐說著感謝的話,而賢汐就只是無力的倚著牆壁。
她想世界都快要遺棄她了,那麼…她也該放棄了。
累得再也無法微笑著,如今也無法忍著痛與他說上一句話。
那麼,就這樣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最後一天。蔚靜藝文二館

蔚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