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be - 5 心傷的傻瓜

『他傷害了我就只是一場夢,並非事實。』
妳抬起妳那蒼白的臉,陽光照在我們的臉上。
那麼明亮,妳能把自己的心看透嗎?
能把我的心看透嗎?
那時妳帶著妳破碎的心離開,那麼妳知道嗎…
我那默默為妳騷動的心也隨妳走了。
『智皓,再見。』

>>>>>
看著妳為他而肢離破碎的心,我無法為妳撿回來…
這次重返請妳別再像傀儡般活著,否則我的心也會落得同樣下場。

──禹智皓
>>>>>

痛到昏厥是怎麼一個概念。
禹智皓沒有嘗試過,所以他不知道。
他看了看窩在沙發看雜誌的敏赫和有權,然後搖了搖頭。
一個冷血的殺鷄兇手與一個只會傻笑的陽光兒童又怎會明瞭痛到昏厥是何物。
看了看在用電腦的泰欥和靠在泰欥肩膀的志勳一眼。
智皓想經常失神跌倒的泰欥和經常要拯救失神泰欥而一同倒地的志勳應該知道了吧…
有思及此,禹智皓又快樂起來。
他哼唱著別人不懂的歌走近志勳。
「表志勳,我有話問你。」智皓拍拍表志勳的背。
「我靠!禹智皓你一天不鬼吼是不是會死?」
智皓睜著他無辜的雙眼小聲的說「什麼嘛…我就只是想問你知道痛到昏厥是什麼概念而已。」
「你瞎啊,這個問題應該去問寶貝賢汐啊!」
智皓對大聲罵自己瞎的表志勳翻了個白眼,心裡想著他才是最瞎的那個。
「嗯?智皓、表,你們在說什麼?有什麼事要問我,儘管問吧…」擠在沙發倚在朴經懷裡的賢汐如此說道。
而抱著賢汐在吃零食看電視的朴經也一直有意無意的點著頭,似乎在示意他們”你們可以儘管問的,我妹很大方的”。
「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禹智皓他唔唔唔…」表志勳還沒有說到重點的時候就已經被”很瞎的”禹智皓給塢住了嘴巴。
「表志勳!若你敢說出來,我就殺了你!」禹智皓勒緊了表志勳的脖子。
「魚翅號儂素沙掛馬…鵝依定會挑種點聞啊…(禹智皓你是傻瓜嗎?我一定會挑重點問啊!)」志勳被勒得喘不過氣來,說話都走調了。
智皓在聽見志勳的話以後,心中的燈泡亮了。
他放下勒緊志勳的手,然後感嘆的說「也是哦!我怎麼沒有想到表志勳你這次會這麼聰明呢!」
「賢汐寶貝~」表志勳衝到賢汐的臉前用小狗般的小眼睛巴巴的看著賢汐。
「嗯~怎麼了?」賢汐拍拍志勳的頭,歪頭不解的看著朴經。
朴經也是疑惑的聳聳肩,瞇瞇自己帶著困意的眼。
宰孝和希妍倚在門邊看著說說笑笑的那七個傢伙,其實心裡很亂。
「賢汐寶貝,禹智皓那個白痴問妳為什麼要回來?」
頓然屋子變得鴉雀無聲。
「表志勳你媽啊!我狗屁有問賢汐這個!」
「禹智皓我錯了,你不要打我!」
賢汐看著耍寶的倆人笑笑,這才想起回來的原因。
她拍拍昏昏欲睡的朴經說了大家聽完都錯愕的話,她說「哥,陪我回家一趟。」
智皓沉默了,朴經卻笑了。
「賢汐,妳是在開玩笑對不對?我是一定不會回去的。」
說畢,摸摸賢汐的頭進了房間。
「哥,我從不開玩笑的。就算你不回去,我也要回去。」
賢汐說清楚後,轉身離去,差點撞到智皓的胸膛。
智皓看著賢汐倔強的臉,賢汐看著宰孝與希妍相握的手。
誰也沒有說出口,誰都在冷笑。
全世界都瘋了,其實無法回頭了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最後一天。蔚靜藝文二館

蔚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