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be - 20 徘徊晚潮

『經,那就是你妹妹?』
月牙彎彎,笑聲回蕩在小溪裡。
『嗯。賢汐!』他喚喚妳。
然後在妳轉身的那一剎,我迷失晚潮…

>>>>>
若能深深地愛過一次再離去,那麼長久的一生就只是回首的那一瞬。
為了尋找而深陷;為了等待而徘徊。

──禹智皓
>>>>>

在賢汐十五歲的時候,就認識了朴經的一群朋友。
那時候,他們七人也都十八歲。
那一天是初夏,那一次去小溪是她人生第一次在她爸爸的計劃中逃離。
就像是很多年前一齣黑白電影的女主角放下繁務,逃離大使館、醉心羅馬一樣。
從很早以前,禹智皓就聽說過朴經有個像公主一樣孤寂又美麗的妹妹。
可是他卻沒有想到他會在看見她的第一面就愛上了她,而他也沒想到她在看見宰孝的第一眼就心生愛意。
她轉身一笑,智皓至現今仍無忘懷。
在認識他們的往後,賢汐開始懂得只做自己覺得對的事,而不是一直的聽從著她父親的話。
然後,笑得開懷的時間也更多了。
如今,智皓在同一條小溪游玩著。
他在空閒的時間用手提電腦看著最新的資料,看見了以”朴慶材惡意收購孔氏,表證成立 控告者竟是其親生女兒”為標題的新聞。
在那一瞬,他慌了。
「敏赫,我有點不舒服,先回家了。」
智皓說著不著邊際的謊言慌張的跑到馬路旁攔計程車。
計程車在眼前停下,打開車門坐下,他即道「麻煩去江南警署。」
當計程車到達江南警署的時候,朴慶材正被轉移到永登浦警署。
他看見了賢汐,她在緩慢的步向朴慶材。
她說「爸爸,我是你的親生女兒。」
說畢,把先前所做的親子鑑證書讓朴慶材看了一眼。
智皓看著他不可置信的跪倒在地。
「不可能的,妳是野種。我又怎會把我親生女兒當成棋子,我怎麼會讓我心愛的女兒嫁給她不愛的人。怎麼會…怎麼會…」他似乎因為受不了而癲狂。
閃光燈不停的閃爍著,賢汐看著他流下了悔恨的淚,然後離去。
「就算你如何不承認,我也是你的女兒,血緣無法說謊。」她淡薄的說著。
抓著智皓的手,她才不致於暈倒。
記者往賢汐的方向一湧而上,智皓把賢汐抱在懷裡。
「智皓先生,這邊。」
振永呼喊著智皓,他們進入車廂以後,燦植駕著車一路往北向著金浦機場的方向前去。
「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賢汐慘白著臉色問道。
智皓卻沉默著…
「智皓,幫我告訴哥哥。如果我能過完今年的寒冬,我會告訴他我居住何處的。」
賢汐握著他的手哀求著,其實她知道能不能過完今年的深秋也是一個問題。
「好…」
在機場上,她與智皓相擁,他感覺在這次以後或許再也無法看見賢汐。
智皓到最後始終沒有對她說一聲”我愛妳”,也沒有說一句”我等妳”。
他就只是與振永燦植二人並肩看著她離去。
「賢汐…”汐”的中國話是”晚潮”的意思。這就是我們酒吧叫晚潮的原因。」
智皓站在原地對已經走進候機禁區的賢汐大聲的說道。
然而他真正想說的是:賢汐…也許在第一次遇見妳的時候,我就已經迷失晚潮。
她點點頭,隨後就像三年前一樣,淡然的笑著。
笑著對他說了相同的一句「智皓,再見。」

====================

P.S.

"若能深深地愛過一次再離去,那麼長久的一生就只是回首的那一瞬。
為了尋找而深陷;為了等待而徘徊。"

取至席慕蓉的《盼望》:
其實 我盼望的也不過就只是那一瞬
我從來沒要求過 你給我 你的一生
如果能在開滿槴子花的山坡上 與你相遇
如果能深深地愛過一次再離別
那麼 在長久的一生不也就只是
就只是回首時那短短的一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最後一天。蔚靜藝文二館

蔚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