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be - 14 血染殘陽

『她還在,她還在…』
妳迎著日光低語,而我就只能握著妳的手。
『賢汐…不在了。』
沒有輕狂,只有亂語。
日漸昏暗,而妳就只是說著『不可能的,都是因為他們…我要他們死…他們都是壞人…』

>>>>>
血染殘陽,妳早已脫去稚氣。
在花海下,妳神秘,我不安。
但我卻始終相信妳初心不變。

──朴經
>>>>>

又是一天之始,賢汐回來大概都有一個月的時間了。
所謂要辦的事情,朴經並不明暸。
他搔著自己的雞窩頭走出房間,而賢汐他們已經開始吃著早餐。
「哥,早安!」賢汐笑道。
然後站了起來,推著朴經進了洗手間。
「幹嘛?今天這麼黏,連去個洗手間也要跟著啊。我也知道我帥!」
朴經就只是隨著她亂來,他雙手交疊好奇的問著身後依然推著他的賢汐。
「哥,你少臭美!聽了都快瘋掉了!」
賢汐拍拍他的頭,之後自顧自的走了出去。
“各位,現在由崔尚美為大家報導新聞。韓國第二大上市集團孔氏近日傳出賄賂事件。其下股票受影響,急跌二百點。”
電視中的新聞報導員繼續報導著新聞,而朴經卻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他有點恐慌,但是他並不知道自己害怕的是什麼。
他下意識的打開了門,看著賢汐。
而賢汐沒有說話,只是與他對視著。
「經,為什麼看著賢汐?」表志勳如此問著。
「哥…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可是,我能說的就只是這件事是爸爸做的。」
賢汐慢慢的低下頭,再也沒有說什麼。
朴經緊握著自己的拳頭「沒有利益,朴慶材會這樣做嗎?」
大家都沉默著,敏赫為了舒緩氣氛,就讓大家都散步去了。
四月的路上滿滿飄落著花瓣,朴經沒有說話,就一直看著賢汐。
賢汐也只是默默的走在智皓的旁邊。
漫無目的地走著,不知走了多久,天都開始暗了。
在晚霞下,賢汐慢慢緩下腳步。
她說「哥,或許你在想的東西是對的。我什麼都可以不管,可是我就渴望你的體諒…」
體諒什麼…
體諒她的自我傷害,還是體諒她的猜忌隱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最後一天。蔚靜藝文二館

蔚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