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be - 11 回不去的時光

『賢汐,我們一起逃出去。』
燦植的笑靨,讓我清醒過來。
想要重回你身邊,但卻無法。
看著你與她快樂的生活,我退卻了。

>>>>>

因為被囚禁了,所以想獲得自由。
因為想被愛,於是勉強撐起微笑。
可是不是你不行,以致最後只能笑著說再見…

──朴賢汐

>>>>>

「振永,別怕。我會守護你們。」賢汐讓振永與燦植的手相握,然後又對燦植說「欸…朋友。幫我在英國準備一間幽靜的房子,事情完結了,我就走。」
風有點大,她一直看往遠處,聲音被吹得疏離。
「在這裡幹嘛?」
身後傳來朴經的聲音,賢汐站起來並回頭。
「哥。」她大喊。
只見朴經他寵溺的搖搖頭,大喊回來「傻瓜朴賢汐,怎麼了?」
賢汐握緊了拳頭,然後又放鬆。
哽咽著,什麼也沒有說出口。
「振永,明天帶我去見見你爸吧。」
賢汐邊說邊往朴經所在之處走去,眼角的淚被風乾,又是一臉勉強的笑。
朴經帶著沉默的智皓與賢汐回到家已經是凌晨的三點。
原應在酒吧管事的敏赫他們因為擔心賢汐而早早關門,回家待著。
在把一切的事都處理好的時候,天已經微亮。
賢汐任由朴經為她揉搓秀髮,而她也在為智皓擦乾頭髮。
突然她放下手下的毛巾說道「哥,今夜我們可以像以前一樣八個人一起擠在一張床上睡覺嗎?」
以前的他們還是個青澀的少年;一眨眼也就成為了大人。
「好的。」
朴經拍拍她的頭,滿心的不安。
過了很久,他們才全都擠在床上。
朴經在她的左邊,宰孝在她的右邊。
因為大家都長高了不少,腳都伸在了床外。
賢汐蜷縮在朴經的懷中,曾經她以同樣的姿勢在宰孝的懷中。
她笑笑,然後按著自己微痛的心。
她知道,有些事情回不去。
就因為回不去,所以更渴望重複緬懷。
人總是有點奇怪。
愛得疼痛,越痛越愛,越愛越恨。
恨得越深,越想去懷念。
殊不知…在時間的推移中,愛已被扭曲。
剩下的,就只有無盡的悲傷。

====================

P.S.
"因為被囚禁了,所以想獲得自由。"
來自NELL - 《피터팬은 죽었다/彼得潘死了》。”갇혀있기때문에자유롭고싶었어/因為被囚禁了,所以想獲得自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最後一天。蔚靜藝文二館

蔚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