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be - 7 新故事的開端

『賢汐,我喜歡妳。』
深邃的眼睛沒有說謊,看著妳就只有慌張。
『我知道。』
妳倚著牆壁,白玉蘭的味道飄散著。
『那麼,我可以就這樣看著妳嗎?』
我不安的問道,眉頭也輕皺了。
然後妳說『昇炫,對不起。我就只愛宰孝…』

>>>>>
不愛我也行,但請妳讓我就這樣看著妳。
我…就只是這樣奢求著。
只因為那是妳,所以才會瘋狂的看著妳。

──崔昇炫
>>>>>

朴經從昨天賢汐離開之後根本就無法進睡,以致今天的他一點精神也沒有。
「朴經老闆昨天睡不著?」敏赫笑著問道。
「唉…」朴經用手撐著自己的頭嘆了口氣。
有權也笑了,他以嘲笑的語氣與敏赫說道「著緊又裝作不在乎,我還以為有人真的那麼瀟灑呢!」
說畢,默默的看了朴經一眼。
「大家早!」宰孝伸著懶腰向大家問好,泰欥對他笑笑,又埋頭抹著桌子。
表志勳抹著酒杯淡淡的道「早啊!希妍呢?」
「又飛了…」宰孝無奈的搔搔頭。
「咦…大家早,什麼飛了?」賢汐徐徐步近,笑著走到朴經的面前說了聲“哥”。
「賢汐寶貝早!宰孝在說希妍又因為工作而飛去別的地方了。」志勳乖巧的對賢汐說著,而宰孝就只是微笑點頭示好。
拿著手中的早餐,賢汐笑著揮揮手試圖喚回朴經的焦點。
「哥,幹嘛發呆?」
她拿出一份三文治塞進了朴經的嘴裡,而他依舊是發著呆。
「賢汐,有人在擔心妳嘛…」有權機靈的對賢汐眨眨眼。
「金有權,閉嘴啦你!你不說話,沒人說你是啞巴!」
朴經忽然回神,紅著臉對有權大吼。
「矮油!有人害羞了!啊…朴經你別打那麼大力啦!要死了!」
有權由一開始打趣的語氣轉化為哀求。
門外有人推門而入,忽然之間大家都安靜了。
他們都一致的看著站在門前的那位陌生男生。
「對不起,酒吧還沒到營業時間。」朴經冷冷的對著男生道。
賢汐就只是輕輕的拉了拉朴經的臂膀一下,然後說「哥…阿燦來晚潮是找我的。」
「阿燦?誰?」
大家看了看朴經的臉色不敢說話,除了沒眼力的表志勳小朋友。
「嗯…未婚夫。」
賢汐搔頭,淡淡的說著。
「未婚夫?!賢汐寶貝妳說他是妳的未婚夫?!」
表志勳手指顫動的指著男生,再一次確認。
「嗯…是前未婚夫。」賢汐想了一想又道。
燦植青澀的笑著向志勳伸出自己的手「你好,是表志勳先生對吧?我是孔燦植,是賢汐的好朋友。她常常說起你呢!」
「哦…」表志勳整個愣住,僵硬的伸出手與燦植的相握。
賢汐拍拍僵掉的志勳一下,見他沒反應,就獨自挽著燦植的手走進休息室。
「振永呢?」賢汐拍拍身旁的位置,燦植乖乖坐在她的身旁垂頭喪氣的說「他晚點才來。他…」
「他什麼?」賢汐俯下身子擔心的看著垂著頭的燦植。
「他恨我了…」燦植在說這話的時候,眼眶通紅著。
賢汐嘆了口氣,倆人對望無語。
三年的互相倚靠,沒有說誰付出更多,大概的故事對方都已經清楚明暸。
可是孔燦植卻有一些事從不知曉,他說「那麼…宰孝呢?」
「嗯…身旁有人了。」
”而那人不是我。”賢汐在心中自我苦笑。
「唉…我們都錯失了太多,不是嗎?」燦植讓賢汐倚靠著。
賢汐輕輕的把頭倚在燦植的肩,眼淚隨著臉龐的弧度滑落。
「晚潮還沒到營業時間,你他媽的又找誰!」
耳邊傳來朴經生氣的聲線,賢汐不好意思的看著燦植。
燦植明白,其實朴經他是因為看見自己出現在他眼前而生氣。
「賢汐,出去吧…」
燦植拍拍她的肩,站了起來。
「對不起,我找賢汐。」外面的人如此說著。
賢汐垂著頭似乎在思索著,在耳邊那道聲音太過熟悉。
「賢汐…」
聽見呼喚,她抬起頭。
那一瞬,又是另一個故事的開端。
她遲疑的說「昇炫?」
與她相視的人一笑,說了句「嗯…還記得我?」
賢汐恍神,校園裡淡淡飄著的白玉蘭花香似乎又浮現了。
太過安靜的環境,似乎連根針落地也能有聲。
可賢汐卻未能發現自己的口袋震動著,以致無法知曉朴慶材傳送了”崔氏集團繼承人崔昇炫會是妳新未婚夫。”這條訊息。

====================

P.S.
"只因為那是妳,所以才會瘋狂的看著妳。"
其實是來自NELL - 《피터팬은 죽었다/彼得潘死了》的其中一句歌詞”그랬을뿐인데미친개보​​듯하는너야말로/只因為你,瘋狂的看著你”

Maybe - 7 新故事的開端

『賢汐,我喜歡妳。』
深邃的眼睛沒有說謊,看著妳就只有慌張。
『我知道。』
妳倚著牆壁,白玉蘭的味道飄散著。
『那麼,我可以就這樣看著妳嗎?』
我不安的問道,眉頭也輕皺了。
然後妳說『昇炫,對不起。我就只愛宰孝…』

>>>>>

不愛我也行,但請妳讓我就這樣看著妳。
我…就只是這樣奢求著。
只因為那是妳,所以才會瘋狂的看著妳。

──崔昇炫

>>>>>

朴經從昨天賢汐離開之後根本就無法進睡,以致今天的他一點精神也沒有。
「朴經老闆昨天睡不著?」敏赫笑著問道。
「唉…」朴經用手撐著自己的頭嘆了口氣。
有權也笑了,他以嘲笑的語氣與敏赫說道「著緊又裝作不在乎,我還以為有人真的那麼瀟灑呢!」
說畢,默默的看了朴經一眼。
「大家早!」宰孝伸著懶腰向大家問好,泰欥對他笑笑,又埋頭抹著桌子。
表志勳抹著酒杯淡淡的道「早啊!希妍呢?」
「又飛了…」宰孝無奈的搔搔頭。
「咦…大家早,什麼飛了?」賢汐徐徐步近,笑著走到朴經的面前說了聲“哥”。
「賢汐寶貝早!宰孝在說希妍又因為工作而飛去別的地方了。」志勳乖巧的對賢汐說著,而宰孝就只是微笑點頭示好。
拿著手中的早餐,賢汐笑著揮揮手試圖喚回朴經的焦點。
「哥,幹嘛發呆?」
她拿出一份三文治塞進了朴經的嘴裡,而他依舊是發著呆。
「賢汐,有人在擔心妳嘛…」有權機靈的對賢汐眨眨眼。
「金有權,閉嘴啦你!你不說話,沒人說你是啞巴!」
朴經忽然回神,紅著臉對有權大吼。
「矮油!有人害羞了!啊…朴經你別打那麼大力啦!要死了!」
有權由一開始打趣的語氣轉化為哀求。
門外有人推門而入,忽然之間大家都安靜了。
他們都一致的看著站在門前的那位陌生男生。
「對不起,酒吧還沒到營業時間。」朴經冷冷的對著男生道。
賢汐就只是輕輕的拉了拉朴經的臂膀一下,然後說「哥…阿燦來晚潮是找我的。」
「阿燦?誰?」
大家看了看朴經的臉色不敢說話,除了沒眼力的表志勳小朋友。
「嗯…未婚夫。」
賢汐搔頭,淡淡的說著。
「未婚夫?!賢汐寶貝妳說他是妳的未婚夫?!」
表志勳手指顫動的指著男生,再一次確認。
「嗯…是前未婚夫。」賢汐想了一想又道。
燦植青澀的笑著向志勳伸出自己的手「你好,是表志勳先生對吧?我是孔燦植,是賢汐的好朋友。她常常說起你呢!」
「哦…」表志勳整個愣住,僵硬的伸出手與燦植的相握。
賢汐拍拍僵掉的志勳一下,見他沒反應,就獨自挽著燦植的手走進休息室。
「振永呢?」賢汐拍拍身旁的位置,燦植乖乖坐在她的身旁垂頭喪氣的說「他晚點才來。他…」
「他什麼?」賢汐俯下身子擔心的看著垂著頭的燦植。
「他恨我了…」燦植在說這話的時候,眼眶通紅著。
賢汐嘆了口氣,倆人對望無語。
三年的互相倚靠,沒有說誰付出更多,大概的故事對方都已經清楚明暸。
可是孔燦植卻有一些事從不知曉,他說「那麼…宰孝呢?」
「嗯…身旁有人了。」
”而那人不是我。”賢汐在心中自我苦笑。
「唉…我們都錯失了太多,不是嗎?」燦植讓賢汐倚靠著。
賢汐輕輕的把頭倚在燦植的肩,眼淚隨著臉龐的弧度滑落。
「晚潮還沒到營業時間,你他媽的又找誰!」
耳邊傳來朴經生氣的聲線,賢汐不好意思的看著燦植。
燦植明白,其實朴經他是因為看見自己出現在他眼前而生氣。
「賢汐,出去吧…」
燦植拍拍她的肩,站了起來。
「對不起,我找賢汐。」外面的人如此說著。
賢汐垂著頭似乎在思索著,在耳邊那道聲音太過熟悉。
「賢汐…」
聽見呼喚,她抬起頭。
那一瞬,又是另一個故事的開端。
她遲疑的說「昇炫?」
與她相視的人一笑,說了句「嗯…還記得我?」
賢汐恍神,校園裡淡淡飄著的白玉蘭花香似乎又浮現了。
太過安靜的環境,似乎連根針落地也能有聲。
可賢汐卻未能發現自己的口袋震動著,以致無法知曉朴慶材傳送了”崔氏集團繼承人崔昇炫會是妳新未婚夫。”這條訊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最後一天。蔚靜藝文二館

蔚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