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be - 3 機車的人有蟲吃

『宰孝…宰孝…』
不斷的呼喚,而我是累了嗎…
『嗯?』
妳對我笑笑,然後說『宰孝…你的名字,我好像一輩子都不會煩厭呢!』

>>>>>
那麼…現在煩厭了嗎?
聽說,妳不曾離開過。
何時妳才會徹底的在我心中離開…

──安宰孝
>>>>>

「我們走吧,妳都累了。」
安宰孝牽著希妍的手,那一刻心情有點恍惚。
因為那雙冰冷的手就像那離開的人一樣。
§ Please don't stay in my heart once you're gone。我現今還需要著你,所以請你不要再逗留在我的耳邊。(Because) I wanna listen I wanna listen… §
不知是誰人的手機響起了,他的思緒被喚回來。
「喂!請問哪位?」
宰孝聽不清楚朴經與誰在通電話;只是他可以清楚看到朴經在聽完電話後,臉色的巨變。
那樣的眼神,他就只在三年前看見過一次。
而那一次,是朴經和他爸爸決裂的那一天。
「經,是誰?」
他拍了拍朴經的肩膀,但朴經卻沒有回應,就只是一直向客運大樓的深處跑去。
「經他幹嘛那麼惶恐?難道是我家賢汐回來了?」
表志勳的烏鴉嘴就像個機關炮一樣說不停,也沒有人敢說什麼。
一個兩個都安靜得像不存在般,是因為看到智皓和宰孝像屎坑一樣臭的臉吧…
「志勳啊…別亂說話了,不然回家滅了你的TOTO。」
終於,禹智皓還是開口了。
「回家吧…朴賢汐小姐回來又會怎樣?朴經哥是突然有急事吧…」
希妍如此說著,其實心中害怕極了。
失去宰孝,是她不能想像的事。
宰孝沒有回答,因為他也無法想像到底她回來會帶來怎樣的轉變。
「經他…是“急屎”吧…」
表志勳再次發表他的偉論,但是怎樣也無法扭轉尷尬的氣氛。
這證明了一位偉人的說法:機車的人,無論在任何的情況下都能完全地詮釋自己機車的一面。

特別註釋:
1.急屎:意即像急行軍一樣向洗手間前進,目的是做一件人生最大的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最後一天。蔚靜藝文二館

蔚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