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be - 26 (A1) 蝴蝶效應(結局一)

知道蝴蝶效應嗎?
蝴蝶效應是美國氣象學家勞侖次60年代初的發現,是指在一個動力系統中,初始條件下微小的變化能帶動整個系統的長期的巨大的連鎖反應。這是一種混沌現象。有以下一例能解釋該理論:某地上空一隻小小的蝴蝶扇動翅膀而擾動了空氣,長時間後可能導致遙遠的彼地發生一場暴風雨,以此比喻長時期大範圍天氣預報往往因一點點微小的因素造成難以預測的嚴重後果。微小的偏差是難以避免的,從而使長期天氣預報具有不可預測性或不準確性。這如同打檯球、下棋及其他人類活動,往往「差之毫釐,失之千里」、「一著不慎,滿盤皆輸」。

>>>>>
就如她的回瞬一笑,就如他的一個擁抱。
他們都從不知道就是那麼一瞬,造就了他們三分之一個人生中的孽緣。
蝴蝶扇動翅膀擾動空氣而成的暴風雨,或許也是結束的幸福。
就在那一刻後,在風雨中微笑著離開。
>>>>>

歡快的笑聲在外傳至莉莉斯婆婆的房間。
賢汐的死忌不知不覺的過了五年,每年朴經他們都會來到農場住一段很長很長的時間。
因為女兒嫁了韓國人而有著一定韓語基礎的莉莉斯婆婆與比利爺爺,韓語也因為他們有了不少的長進。
當然古靈精怪的性格也增進了不少。
這一年在朴經他們離去以後,老夫婦的兒女帶著自己的家庭成員來到了農場。
小小的兩個孩子一左一右的牽著一個身穿白紗裙的女子。
他們把拜祭用的花束放在小墓碑上,女子蹲下清理小墓碑的塵埃與枯葉。
「漂亮姐姐,那麼旁邊這個大的呢?」
小孩睜著好奇的大眼睛用著軟軟的嗓音問著,而女子就只是安靜的搖搖頭。
然後微笑著牽著他們的小手往回走。
「祖父,照片上的姐姐看起來真漂亮,很像漂亮姐姐啊!她叫什麼名字?」
小孩看見了站在門外候著他們的比利爺爺馬上迎了上去,並問道。
比利爺爺沒有回答,默默的看了女子一眼。
「你們進去找媽媽吧,我有事要跟漂亮姐姐說。」
小孩巴巴的看著漂亮姐姐與爺爺一眼,之後乖乖的跑進內廳找尋媽媽。
比利爺爺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張婚禮的請帖。
「宰孝和希妍回到了韓國,他們要結婚了。他們拜託燦植邀請我和莉莉斯去觀禮。可是我們老了,走不動了…妳就代替我們去觀禮吧?」
在賢汐死去的半年後,燦植與振永在芬蘭結婚了。
然後在賢汐死去的三年後,宰孝與希妍在羅馬重遇了,也開始與經他們結伴來探望她。
如今在賢汐死去的五年後,他倆決定要結婚了。
當中很多的波折,在最後能得到很好的結果。
他們都說一定是賢汐在天堂守護著,但是比利爺爺他們從來沒有這樣的想法。
女子接過了邀請信說了聲「好」,隔了數天就往韓國出發。
走過揚長的街,經過一間叫”晚潮”的酒吧。
撫過酒吧的門,卻沒有入內。
坐著公交車到了海邊的小屋,卻連門鎖上的塵埃也不敢碰觸。
俗語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其實一點也沒錯,回憶像條毒蛇一樣,所以她害怕去想起。
回到下榻的酒店換上了白紗裙朝婚禮會場走去。
把邀請函交給宴客處的服務員,然後躲在隱匿的一角。
看著他挽起她的手,聽見他說“我願意”。
然後看著他們親吻著對方。
多年的暴風雨似乎漸漸平息,當初假裝死亡…
就是為了讓他放手並幸福,因為看著他幸福,自己就會幸福了。
微笑著流淚,悄悄的邁開腳步。
可以放開手了,在風雨中離開。
也許可以找個新的人愛了,警察也不錯吧…
與別人擦肩而過,手被人從身後拉扯著。
「小姐妳看起來真漂亮,如此漂亮的妳不適合哭泣啊…我是警察,請出示妳的身份證。」
她揚起眉,心想:上帝如此照顧我?!
拿出身份證,男子看了身份證一眼。
然後猛然的親吻了她道「朴賢汐,我記住妳了。我是編號65894567警員金希澈。哈哈,其實65894567是我的電話。」
這算不算是蓋章認證了?
或許不用去羅馬,也會開展一段新的故事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最後一天。蔚靜藝文二館

蔚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