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be - 25 為何閉上雙眼

『愛得痛苦不能嘗試愛別人嗎?與愛妳的在一起不會更幸福嗎,賢汐…』
妳沒有回答,卻不斷的後退。
我不懂妳為何閉上雙眼,疼痛得無法勉強的笑著叫我聲“智皓”了嗎…

>>>>>
就這樣離開的你,總是讓我想起。
即使想抓緊,卻也會從指縫間滑落。
直到現在我依然在等著你,連一聲問候都沒有的你在哪裡…

──禹智皓
>>>>>

“賢汐已經不在了,比利爺爺他們已經為她辦好死亡証明了。”
智皓的心泛起了波瀾,卻也不相信。
即使與敏赫他們在飛往英國的飛機上也無法相信。
燦植遲疑的對經說賢汐很幸福的生活著,卻是無法忍住眼淚。
什麼事情能讓人幾乎磨蝕了所有的情感,智皓一直在想無非是失去與分離。
卻也沒有想過到底是失去什麼,能讓一個人像個空殼般只能勉強地笑。
『經哥…以防疾病的傳播,賢汐她…已經被火化了。葬在了熹琳的旁邊…』
當時的朴經沉默了,智皓頓時感覺被欺騙。
三年內默默的說去旅行,其實都是去看顧賢汐了吧。
而誰又是熹琳…
「各位乘客,飛機即將降落英國愛丁堡國際機場。歡迎各位乘客再次光臨飛翔航空。」
疲倦,卻流不出一滴眼淚。
眼底的陰影漸漸濃重,明知道將要到達機場卻忍受不住地閉上雙眼。
志勳無神的倚在泰欥肩膀,泰欥拍拍他的肩膀。
有權默默的流淚,敏赫無語的遞上衛生紙。
朴經安靜的看著窗外,無法猜度他的思想。
飛機緩緩下降,心漸漸失速。
到了英國匯合了一早就到來的振永與燦植。
看著朴經他們疲憊的模樣,振永微微的顫抖。
原來打算安排他們先去酒店休息,可是朴經堅決拒絕。
振永上前打算勸說,燦植卻拉著他的手。
眼神似乎在與他說”就由著他吧…”
開車往德文郡農場的方向前進,雨逐漸增多。
停下了車子,看見了莊臣夫婦。
智皓打開了傘,把一切都擋在傘外。
跟隨著老夫婦的腳步越漸緩慢,四周寧靜。
突然朴經撐著傘的手一滑、腿一軟,就跪在了賢汐的墓碑前。
智皓終於抬起了他一直不敢抬起的頭,看見了朴經他輕撫著碑上那笑著的她,也看見了旁邊的小墓碑。
手上的傘也滑落了,可他卻不敢往前一步。
「安熹琳是誰…」智皓屏住呼吸的問道。
一陣的寂靜,燦植才遲疑的說「熹琳是宰孝與賢汐的孩子,三個月的小生命。」
臉上的不知是淚,還是雨水。
智皓往前走去,在小墓碑前跪下。
他輕撫著墓碑上的碑誌勉強地笑了。
擦乾眼淚,眼眶卻依然濕潤。
在大雨裡,聲音變得不真實。
智皓說「熹琳好,今年四歲了對吧…我們會再見的。」
說畢轉身拔腿狂奔,志勳不自覺的唸著碑誌。
然等候,也許渴求的望便會降。」
永遠的閉上雙眼、摀住耳朵,就可以讓自己不再被蒙蔽了吧…
可是我卻只能痛苦的笑著,心痛得空洞。
沙石被掩沒,那麼我呢…
那張多年無法送出的字條從手中掉落,智皓看著那句青澀的話又狠狠的笑了。
”HyunShik,tell me where to go when you're not here。(賢汐,請告訴我何處可去…當妳不在這裡的時候。)”
深愛著的話,在離別時卻也諷刺的合適著。

====================

P.S.

下章開始是兩個結局和番外。

"就這樣離開的你,總是讓我想起。
即使想抓緊,卻也會從指縫間滑落。
直到現在我依然在等著你,連一聲問候都沒有的你在哪裡…"

取至BoA - 《한별/恨別 (Implode)》 (feat. JW of Nell)。"그렇게떠난너를 자꾸떠올리게돼나는/就這樣離開的你,總是讓我想起。"、"붙잡아도손틈사이로흩어져/即使抓緊也會從指縫間滑落"、"아직도그대론데나는/沒有改變的我"及"기다리고있는데너를 텅빈안부조차없는그댄어디에/直到現在我依然在等著你,連一聲問候都沒有的你在哪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最後一天。蔚靜藝文二館

蔚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