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be - 24 抓住衣袖

風徐徐吹拂臉龐,白紗飄舞著。
逐漸模糊的身影,越漸迷離的笑聲。
試圖捉住遠去的妳,最後留住的就只是一縷空氣…
『除了宰孝,我最喜歡的就是哥你了。』
淚水模糊焦點,空氣也默默溜走。
只剩我一人孤單壓抑…

>>>>>
到現在還能聽到妳的聲音,到現在還感覺到妳伸出的雙手…
今天我依然住在妳留下的痕跡當中。
到現在還能看到你的身影,到現在還能感覺到你的溫度…
今天我依然住在屬於你的時間當中。

──朴經
>>>>>

秋去冬來,朴經慵懶地坐在咖啡室的落地大玻璃旁邊。
自第一封信後,他再也沒有收到賢汐的信。
志勳因她的離去變得沉默,智皓因為等待著她而變得蒼白。
小時候寡言的他沒有想像過將來的自己會蛻變成如今樂觀又開朗的模樣。
變化是在遇見了那位同父異母的傻瓜妹妹後開始的吧…
朴經苦笑,似乎在牽著她的手的那一瞬開始就沒有辦法放棄當她的哥哥。
一直膽怯卻又堅持跟在自己身後的人慢慢的長大。
由困境中開始快樂,由痛苦中開始失去。
有時候很快就能洞悉一切的敏赫總是會在沉默的時候問他在賢汐痛苦的時候,他是否每天都會為她祈禱著。
朴經一次也沒有回答過。
如果需要說出事實,朴經會告訴敏赫其實他並不是一個虔誠的基督教,但他卻的確在為賢汐祈禱著。
“祈禱無法帶來事實的轉變,只能是精神上的倚靠。”
賢汐曾經如此對他說過,吞吐煙圈的說過。
也許真的就只能無力的倚靠吧…
只能倚靠著看著她拋下一切的離開,然後倚靠著看著她瘋狂的失去。
只能倚靠著看她再次帶著傷害的歸來,又拋下一切的離開。
他淡淡嘆了口氣,心臟猛力跳動著,似乎有點痛。
朴經常常懷疑自己是不是為了這個妹妹而憋得有心臟病。
坐在曾經她也存在過的空間、嗅著她也共同呼吸過的空氣,但卻依然無法知曉她的想法。
看著人們一個一個的離開,一個一個的到來。
有的因為過她而快樂,但與她最親近的卻受盡傷害。
朴經記得有一天孔氏被辭退的職員們曾帶著笑容說著“謝謝你給我們經濟援助”的話感謝他。
其實是賢汐用著不知從哪得來的錢幫助了他們吧…
真是個只會努力幫助別人,卻不會對自己好的人。
「經哥你的拿鐵咖啡。」
送來咖啡的人是燦植,朴經看了一眼穿著服務員服裝的燦植。
朴氏惡意收購孔氏是不爭的事實,但是孔氏被吞併卻也是無法改變的現實。
有錢公子一瞬變成貧窮小子。
對於燦植,朴經也會感到抱歉。
不下十次,他對燦植提出來朴氏工作的邀請。
可是燦植都笑著拒絕,他說難得能擺脫大企業的魔爪就不打算再次陷進去。
於是朴經能保證的就只是他與振永能夠一直幸福的在一起。
朴經呷了口咖啡,然後道「孔燦植,你真的不考慮到朴氏工作嗎?」
燦植無言,只是笑著搖頭。
對著態度逐漸軟化的朴經,他感到很快樂。
「你給一個明確的答覆給我吧。」
「經哥,還是平平凡凡比較適合我,而且振永會養我。」
「孔燦植你這個吃軟飯的!」
嘻嘻哈哈的渡過半天總比一整天哭哭啼啼的好,只是想說的話始終開不了口。
一天不去工作,有敏赫幫忙看顧著。
公司也不會出什麼大問題。
可是問題卻不能一天一天的拖延著。
「孔燦植…有賢汐的消息了嗎?」
支支吾吾的問題,也許是感到害怕吧…
可是到底在害怕什麼?
害怕失去,害怕結果,害怕一切。
今天朴經依然住在賢汐留下的痕跡與屬於她的時間當中逃避著現實,也依然妄想著能再次抓住她的一角衣袖…

====================

P.S.

"到現在還能聽到妳的聲音,到現在還感覺到妳伸出的雙手…
今天我依然住在妳留下的痕跡當中。
到現在還能看到你的身影,到現在還能感覺到你的溫度…
今天我依然住在屬於你的時間當中。"

取自NELL - 《기억을 걷는 시간/聚集記憶的時間》的其中幾句歌詞。"아직도 너의 소리를 듣고/到現在還能聽到你的聲音"、"아직도 너의 손길을 느껴/到現在還感覺到你伸出的雙手"、"오늘도 난 너의 흔적 안에 살았죠/今天我依然住在你留下的痕跡當中"、"아직도 너의 모습이 보여/到現在還能看到你的身影"、"아직도 너의 온기를 느껴/到現在還能感覺到你的溫度"及"오늘도 난 너의 시간안에 살았죠/今天我依然住在屬於你的時間當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最後一天。蔚靜藝文二館

蔚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