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be - 23 無法挽回的話

『宰孝,你看!我做好護照了,那麼我就可以常常和你去羅馬旅行咯!』
妳開懷地投入我的懷抱,我無語笑著。
明知道離別將至,卻也自我欺騙的說著『好!每年我都會和妳去一次羅馬。』的謊話。
一瞬間的離別,心變得支離破碎。
嗅著風信子的香氣看著妳漸漸遠去的背影。
不知為何,“不要離開我,留在我身邊。”這句話當時怎麼會那麼難以開口…

>>>>>
打開思念的門扉,追尋關於妳的記憶。
眼眶漸漸地紅了起來,我們往後到底該怎麼辦…

──安宰孝
>>>>>

有時候離別過於寂靜無聲,以致失去的感覺也是後知後覺。
或許習慣了痛楚,所以痛苦也是在時間的流逝中才慢慢吞噬自己。
在賢汐離開了自己的懷抱,宰孝卻依然無法相信她已經再次離開。
懷裡的餘溫一直讓他相信她會回來,就像是三年離別受傷害也再歸來一樣。
”這一次她也只是去一趟短暫的旅行,很快就會回來。”
他總是如此說服自己。
在賢汐離開後的一天,崔昇炫也離開了韓國。
在那一天送別昇炫的就只有宰孝一個。
曾經的情敵握手言和,像一對認識很久的老朋友般說說笑笑。
宰孝對昇炫說在很久以前那一次白玉蘭下的告白其實智皓跟自己也在場;昇炫對宰孝說其實賢汐除了他就什麼也沒有了,因為她一直還是依戀著很多年前那位一見傾心的男生。
有太多話沒有時間說,有太多話欲言又止。
那些話只能在有限的時間靜止。
在春暖花開的日子,宰孝與許多的人離別;在秋悲寂寥的日子,他才真正的接受賢汐的離去。
他不是沒有想過去挽回…
只是他害怕,現實總是讓他感到無措。
不是沒有努力的嘗試過,可是結果盡是惘然。
不顧世俗眼光、放下一切,二人挽手逃離繁囂的都市。
說來浪漫,卻就只是一種自我欺騙的幸福。
每天害怕有人上門要人,卻又對著自己的愛人說“有我在,不要害怕“。
明明覺得得不到家人的認同,根本無法真正的幸福起來,卻又需要向對方說“你在,我就幸福”。
當時二人走到海邊的小屋居住,連很小的事情也甚為滿足。
有時候宰孝也會在想也許當時再勇敢一點是否一切也會不同呢…
推開記憶中的門扉,荒蕪的房子滿滿都是過去的痕跡。
曾經以為躲在這裡就可以逃離朴慶材的擺佈,卻不知道一切始終在他的股掌之間。
聽著晚潮的聲音,宰孝總是能想起賢汐倚著柱子等晚歸的自己回來卻又不小心睡著的模樣。
思念痛得心快要碎掉。
睜著泛紅的雙眼撫過生活的軌跡,厚厚的塵埃覆蓋了一直深愛的證明。
真正的失去了她,他不知何去何從。
不斷的告訴自己她會回來,以同一姿勢等待著她的到來。
就如同三年的等待一樣,也就只是孤寂的用雙手環抱著腿的看著不停歇地播放的那套黑白電影。
即使希妍在身邊,也就只是瘋狂的流著淚。
即使看著那與賢汐相似的她,他也只能緊緊的擁抱著她輕語著賢汐的名字。
互相的思念,互相的傷害;單向的悔恨,單向的怨恨。
他們之間沒有過怨懟,卻只可以無聲的不斷離別。
到底該怎麼辦,往後他到底能如何渡過…
沒有了她,他到底能如何過。
往後他們又能怎麼辦…
在最後他選擇離開。
也許在往後會笑著相遇,一切隨遇而安吧…
帶著那張反覆觀看而有著淺而繁複磨擦痕跡的光碟一步一步的離開。
曾經在最後的光境裡說了無法挽回的話,把她丟在陌生的街頭。
自己就只可以在街角悄悄的看著她惘然地坐在馬路的旁邊。
妄想如此,她便能幸福的他就這樣沒有去挽留。
無法挽回的話,就該放開緊握的手。
如果悲傷的他能使她再法回來的話…
那麼或許他再也不會再微笑了。

====================

P.S.

"打開思念的門扉,追尋關於妳的記憶。
眼眶漸漸地紅了起來,我們往後到底該怎麼辦…"

取自NELL - 《기억을 걷는 시간/聚集記憶的時間》的其中幾句歌詞。"그리움의 문을 열고 너의 기억이 날 찾아와/打開思念的門扉追尋關於你的記憶"及"자꾸 눈시울이 붉어져 어떡하죠 이젠/眼眶漸漸地紅了起來 該怎麼辦現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最後一天。蔚靜藝文二館

蔚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