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be - 16 留在破裂的唇邊

『我不愛妳了,我們不相配。』
離別最終還是來臨,沉默著離開。
而你就什麼都不是了,所以離別也與你無關了。

>>>>>
用著可笑的話堵著彼此的嘴。
只是想搪塞過去,一直熟悉著的眼淚終究又開始泛濫。
“我愛妳”這句話就留在那破裂的唇邊…

──朴賢汐
>>>>>

在三年的磨蝕中,疲倦了。
沉默的睡去,又突然睜開雙眼,然後一夜無眠。
“各位,現在由崔尚美為大家報導新聞。警方獲得可靠人士的消息,全國最大上市公司朴氏總裁朴慶材涉嫌發放有關孔氏賄賂官員的虛假消息以達到惡意收購孔氏的意圖。朴慶材總裁現正於首爾江南警署協助調查。”
破曉將至,朝露依然潤濕。
睡了只有三小時的賢汐已毫無睡意。
她抽著從前討厭的香煙倚在牆邊翻看著昨夜的新聞。
鑰匙與鑰匙相互碰擊而發出的聲響喚醒了她的思緒。
她熄滅了手中的香煙,關掉依然播放著的電視,就只是站在原處。
「吸了煙嗎?其實我沒有想到妳去警署是做這件事…」
宰孝看著還殘餘星火的香煙走近賢汐說道。
而賢汐並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他向自己走來。
她嘴角勾起了一抹向上揚的弧度,是一抹苦笑,笑他的不懂。
眼睛迷濛,裝作著有些困意。
只見他輕笑對她說「三年,妳的轉變真大。」
而她就只是一臉淡然的說「是啊。」
她凝望著他,之後後退一步。
打了個哈欠,她又躺回了床上。
他對她說了好久的話,天都微亮了,而她卻一直沒有回答。
「賢汐,我和希妍分開了…希妍不是妳的影子了。可是與妳不同,不等於是愛。賢汐,我依然…」
”依然”之後是什麼,最後都在賢汐的沉睡下沒了下文。
[金室長,今次爸爸捏造孔氏賄賂官員的虛假消息,你也有份幫忙吧?]
[是啊,賢汐小姐。不過總裁在妳和孔燦植那小子解除婚約後,立即行動還真少見。嘖嘖…放出不利消息,讓孔氏股票大跌。然後趁機大量購入,成為大股東這一招真高明…]
錄音對話曳然而止,警察看著拿著錄音棒的賢汐大吃一驚。
『朴賢汐小姐,這是妳報案的物證對吧?他,可是妳的父親。妳要舉報的人確定是妳的父親、朴氏的總裁朴慶材?』
『對,金室長應該會願意做污點證人。現在人證物證俱全。我想舉報朴慶材總裁。』
在別人的眼底充滿的是不解,而她就只是那樣冷淡的說著。
一個人走出寒冷的江南警署,鬧市的繁華與她無關。
慢慢的走了幾步,卻發現下起了春雨。
回到了警署的簷底下,她伸出她的手試圖承載雨水,卻發現手沉重得顫抖著。
宰孝出現在她的眼前…
在相視的那一瞬,賢汐也終於在夢中驚醒。
早上的七點鐘,今天也下著春雨。
就如舉報的那一天一樣,也如同她離開的那天相同。

====================

P.S.

"用著可笑的話堵著彼此的嘴。
只是想搪塞過去,一直熟悉著的眼淚終究又開始泛濫。"
靈感來自8Eight - 《이별이 온다/離別來臨》。”내게 무슨말이 하고싶었는지 다 알아서/你想對我的話,我都知道”、”난 너무 듣기가 싫었어 그 순간을 미루고 싶었어 난/我實在不想聽,只想搪塞過去”、”자꾸 딴청을 피우고 되지않는 우스운얘기들로 너와의 입을 애우고/總是在故作冷漠,用那些不像話的、可笑的話來堵住彼此的嘴”、”이별이 온다 마지막이 온다/離別來臨 最終還是來臨"及"이제 익숙해져야 할 그 눈물이 흐른다/今後要變得熟悉的眼淚,開始氾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最後一天。蔚靜藝文二館

蔚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