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be - 13 悲不成歌

『宰孝,賢汐是個好女孩。只是我們家高攀不起。』
母親為難的說著,我不是不懂,只是無法放手。
『你有什麼能力讓我女兒幸福,你有錢嗎?嗯?』
然而,最後卻還是不得不放棄。

>>>>>
幽暗日光,我放開妳的手。
往後…連微笑也艱難。

──安宰孝
>>>>>

賢汐以往總是對他說「我最愛你的笑…除了你,我再也不會投入誰的懷抱。」
那麼誰可以告訴他如今是什麼境況。
希妍一直對他說「安宰孝,在你身旁的人是我。」
宰孝知道這樣一點也不公平。
慢慢的,希妍不再是她的影子。
可是在他眼前,賢汐與別人擁抱,感受卻依舊難受。
「你好,再見。」
他看著賢汐微笑著對自己如此說道,但是他已經無法微笑。
希妍一直拉著他的手,眼睛蓄滿了淚。
無數次希妍都想對宰孝說”我們分開吧…”,但是並沒有,只因太過在乎。
無數次宰孝都想對希妍說”我不愛她了…”,但是並沒有,只因無法說謊。
在今天,他們也是重複著沉默。
三年過去,他們到底為何還在原點打轉。
「宰孝,我想你只看著我。」
「希妍,我想我們分開吧。」
她走前一步牽著他的手,他後退一步掙脫她的手。
最終他依然不懂她的付出,心臟痛得彷彿被火燃燒著。
身體不由自己控制似的跪求著他。
「你別走…你別走…」她輕喃著。
斷斷續續的旋律,最後始終不成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最後一天。蔚靜藝文二館

蔚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