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be - 12 心境驟涼

『是因為我與她相似,你才會與我在一起,對吧?』
我哭泣,而你無動於衷。
是啞口無言。
受不了傷痛,受傷的心卻依舊依戀你。

>>>>>
丟棄腐爛的,討厭成為像她一樣的。
討厭著自己,因為愛他而變得如此貪婪。

──李希妍
>>>>>

天朗氣清,希妍嗅著屬於韓國的氣息。
她沒有立即往宰孝的家裡跑,因為那裡同樣是朴賢汐的家。
她記得宰孝曾對她說她與賢汐是不同的人,而智皓也對她說過她並不能代替賢汐。
不知是誰先愛上宰孝的,可是結果是她比賢汐慢了一步。
然後,她慢慢的變得像賢汐。
喜歡上穿白色的衣服,喜歡上無時無刻的笑著。
漸漸的迷失自己,她倔強著等待,忘記了她喜歡黑色、不喜歡笑。
她偏執的想成為賢汐、取代賢汐。
然而,賢汐卻在三年後再次回來。
”宰孝,我在舊地方等你。”
她傳了訊息給宰孝,隨後推開了咖啡室的門。
出乎意料的,她看見了賢汐與一位有著白晢皮膚的男生。
他們似乎在等待什麼,背著門的賢汐壓根兒就沒有看見她。
一名男子與她擦身而過,對著那男生揮了揮手說「振永,對不起。爸爸公司很忙,所以現在才來到。」
男生笑著說沒關係,他的爸爸摸摸他的頭,然後又道「欸!這位是你女朋友?」
「鄭老板,你好。我是朴氏集團總裁的女兒朴賢汐,是振永的朋友。」
賢汐如此說著,鄭隨江滿意的看著振永。
她呷了一口咖啡,並問道「鄭老板,認識孔氏集團的人嗎?」
「知道孔氏集團,但是人家是大公司,我這些做小生意的人又怎會認識他們的人呢…」
賢汐揚了揚眉「是這樣嗎…但是在三年前你不是才和振永說過他可以喜歡男人,但不能喜歡孔氏這些大集團的繼承人嗎?」
鄭隨江緊張的撫著自己的額「嗯…不知朴小姐這是什麼意思呢?」
「沒什麼意思。只是鄭先生你覺得朴氏和孔氏哪間集團的規模較大呢?」
賢汐笑笑,看了看振永。
眼見鄭隨江遲疑著,她又問「我的意思是比起孔氏,你比較願意得罪朴氏嗎?」
「這話怎樣說呢?朴氏是韓國最大的上市公司,我渴望合作都來不及,怎麼會願意得罪呢!」
鄭隨江在說這話的時候,滿額冷汗。
賢汐遞上衛生紙,他就只是戰戰兢兢的接上,說了聲「謝謝。」
「鄭先生…我說孔氏快要倒閉了,但是我不希望別人又因為富庶之分而阻撓振永與燦植相愛,明白了嗎?」
「明白…朴小姐,我公司還有事,先走了。」
「鄭老板,再見。希望下次是在一個愉快的氣氛下再見面。」
鄭隨江拿著自己的公事包,與賢汐笑著握握手。
「賢汐,謝謝妳。」
振永給了她一個擁抱,而賢汐就只是笑著拍拍他的肩膀。
咖啡室的門鈴再次響起,進門的宰孝眼看笑著相擁的兩人又恍神。
賢汐離開振永的懷抱轉身離開,卻與他對視了。
希妍拉拉宰孝的手,她想他只看著自己。
她不願是賢汐的影子,他不該只看著賢汐。
在三人同處的情況下,氣溫似乎驟涼。

====================

P.S.
"丟棄腐爛的,討厭成為像她一樣的。"
來自NELL - 《피터팬은 죽었다/彼得潘死了》。”썩어버린너처럼되긴싫어서/丟棄腐爛的,討厭成為像你一樣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最後一天。蔚靜藝文二館

蔚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